老舊廠房裡的“文化振興夢”

yk7788永利com

2018-11-08

  薌劇演員在農民戲館參加百團匯演演出。   11月3日傍晚,鑼聲響起,一群扮相精美的薌劇演員登場,蝶步曼妙的姿態、溫文爾雅的扮相、韻味十足的唱腔,博得觀眾陣陣掌聲。

  這是龍海在舉行薌劇百團匯演。

演出所在地正是紫雲山腳下的老舊廠房。

當地政府因勢利導,利用舊廠房,建成農民戲館和農民畫館,成為新型城市文化空間。

  曾經輝煌,有過落寞。

越來越多的老舊廠房,正迎來新的生機。   老舊廠房長出文化新苗  兩棟蘇聯式聯排廠房,曾經轟鳴著流水線上隆隆的機械聲。

雖然時光讓它們變得寂靜荒蕪,但對龍海市民而言,那些老舊廠房早已融入了自己的生活。   老舊廠房何去何從?  龍海市文化局副局長康儉明是老舊廠房前世今生的見証者。 龍海市委市政府倡導騰籠換鳥,籠子騰出來了,換什麼鳥進去?我們考慮到農民畫和薌劇是龍海的兩個品牌,而舊廠房特有的大空間以及較大的層高,既適合做小劇場,又適合做展廳,可以通過農民戲館和農民畫館,為市民拓展更多的文化空間。

他說。

  老舊廠房能夠提供富有歷史氣息的工作空間,稍加改造就能成為文化創意的重要場所。 龍海市文化館館長何巧忠介紹,改造的過程中,將廠房內四個大柱子利用起來,作為農民畫布展的依托,並因勢利導在中庭布置了一個創作空間,通過整體設計,廢棄廠房變成了大家喜歡置身其中的空間。 在這裡,農民畫家可以聚在一起討論、創作、筆會等等。

  作為老舊廠房改造的先行者,龍海市薌劇研究所所長康志星摸著石頭過河。 我們的理念是修舊如舊,在保護老廠房原有格局的基礎上,三分之一做成舞台,三分之二為觀眾席。

舞台后面沒有大門,我就利用窗戶做了一個進出口通道,確保消防安全。 他說。   廠房改造完成后,設計團隊特意在廣場上保留了一台蒸汽液壓機。

就是想讓大家記住,這片園區曾經是龍海市國營齒輪廠。 康儉明說。

  站在車水馬龍的路邊看龍頭文化公園,曾經斑駁的老廠房,如今是農民畫館﹔曾經的生產車間,如今是農民戲館﹔曾經的廠區,如今是時尚的龍頭文化園。   實地感受這一華麗轉身之后,福建師范大學教授林焱認為,工業遺存在產業創新、經濟轉型、城市發展等方面有著很大的潛力。

讓老舊廠房長出文化新苗,既能避免拆舊建新的高成本投入,又能減少對自然資源的高強度開發,在城市發展中可以說是一舉多得。

  雨中的農民戲館。   這是一片有營養的土壤  眼下,薌劇演出依然在廣大鄉村大有市場,但也遭遇著觀眾流失、人才斷層、演出質量下滑、市場化探索遇阻等困境。 康志星目睹了這些年來薌劇市場的變化,演藝人才的斷層,是另一尷尬。

父輩藝人功底深厚,可稱為匠人。

但民間劇團的年輕一代演員,是以唱戲為謀生手段的,缺乏鑽研精神。

  農民戲館的出現,成為薌劇團演員排練、交流的一個好場所。

薌劇排練需要拋擲物品,舞動器械。 一般的建筑層高無法滿足要求,一拋擲器材就碰到天花板。

這個老舊廠房剛剛好。

康志星說。

  面臨困境,有關部門還在積極求變。

今年4月至明年元宵節期間,龍海市舉辦薌劇百團匯演,採取政府買單、群眾消費的形式,給予參演的劇團5000元的補貼。 每周六晚,100多個民營職業劇團在農民戲館輪番競演。   以前,他們都在鄉下演出,在市區演出的機會比較少。

通過百團匯演,他們增加了展示機會。

觀眾的熱情非常高,每一場的人數都超過300,有100多個發燒友幾乎每場都到。 龍海市文化局局長王躍宗表示,通過對演出質量的高標准嚴要求,也能促使職業劇團提升自身專業水准。   從農民戲館出來,一轉身便來到農民畫館。

進入這個被綠植、畫作環繞的場景裡,很難不被這裡迸發的活力打動。

  上世紀80年代開始,一批沒有專業美術基礎卻熱愛畫畫的農民,大膽地用色塊和豐滿的人物刻畫,將鄉土的生活和美好的期望一起填抹在了畫紙之上,並登上了全國美術乃至世界美術展覽的殿堂。

  很多農民畫家朋友都渴望一間有著高天棚的開放式工作室。 這樣,在裡面才能迸發出精彩的想法。

何巧忠說,龍海市委市政府把想法變成了現實,與其說這裡是農民畫館,不如說是創意家俱樂部,這是一片有營養的土壤,各種可能都會發生。

  這幾年,市場對農民畫的認可度不足,農民畫經濟效益並不很好。 我們也想通過政府行為,把特色文化展現出來,逐步提高社會認知度,給農民畫多一些支持。 王躍宗告訴記者,現在,農民畫館裡經常有各類農民畫展覽、活動,畫館平時免費對公眾開放,當然,我們也承接其他各類展覽,比如迎春水仙花展、西洋外貿商品特展、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書畫展等公益展出。

  文藝創作為啥偏愛老舊廠房?有人問何巧忠。

  老舊廠房布局規整,接地氣,空間又特別開闊,太符合文藝創作的格調、品質和需求了!何巧忠回答。

上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。